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拉菲2新闻» 探访香格里拉·圣域秘境

探访香格里拉·圣域秘境

2019年6月25日 下午4:33

“心中有一片净土,诵持能除一切苦。成就一切,圆满人生。无上舒胜。拥有与日月同辉。”

再次来到香格里拉已时隔六年,记忆中的这里是一片圣境,云霞环抱着雪山,雄鹰翱翔于苍穹,湖泊美如碧玉般隐匿在山峦叠嶂之间,金色的喇嘛庙在晨光里传来阵阵吟诵,风吹佛着经幡晃动就如同飘摇在高原上的彩虹。

每每念起香格里拉,心里又浮现出了那一片世外桃源。令人心旷神怡,又使我魂牵梦绕,无数次想要重返这里。

但我未曾想过,让我再次踏上这片土地是缘于这里的葡萄酒。

当然,我也未曾想过有一天让我再一次不愿离去的是这里的醇醇酒香。

关于香格里拉的葡萄酒,此前我拥有两种印象。第一,是这里出产了中国最贵的葡萄酒,由LVMH路易威登酩悦轩尼诗集团投资的敖云酒庄,以300美金的价格,一举成为了中国第一款膜拜酒。第二,是早年来这里旅游时,尝到当地人自家酿造的葡萄酒。把装在陶瓷大罐里的酒倒出来,再用藏式特色的碗盛着喝,着实像是喝出了一股酥油茶的味儿。除此以外,我对于这里的葡萄酒便是一无所知。于是,带着好奇的劲儿,在旅程的最开头,香格里拉的葡萄酒就在我的脑海里已经充满了想象力。

 

我们一行人受郭校长的邀约,一大早乘飞机到达丽江机场。等候在机场的卓玛穿着一身藏族服饰,笑脸盈盈地迎接着我们。但要去香格里拉酒庄,还得再驱车一个半小时。车一路穿过丽江古城,穿进蜿蜒曲折的山路里,两侧的树木渐渐茂密起来,郁郁葱葱的山林连绵起伏,山脚下游放着成群结队的羊,和悠闲自由的牛群。一切场景,都让我在霎时感到,终于归来香格里拉。

 

此次参与香格里拉之行是一大帮媒体团的朋友,午饭时,郭校长为大家介绍香格里拉酒业副总经理崔可栩老师,崔总在这里已经工作了近20年了,刚成立酒庄便来到了这里。聊起香格里拉的葡萄酒,他的脸上全是挂不住的自豪感,这里的风土,这里的历史,在他的口中娓娓道来。大多数的人都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参观产区,午饭后,崔总便带着我们一同参观了酒庄。

 

谈及香格里拉的酿酒历史,并不是从近代才开始的。1848年,欧洲传教士说法日、罗其帧等在梅里雪山脚下德钦县燕门乡的茨中村修建了茨中教堂,引进酿酒葡萄,教会藏民葡萄酿酒技术,从此香格里拉的酒香便在这一方圣土上由此延绵。

香格里拉高原产区位于喜马拉雅山东南麓三江并流核心区域,海拔1800-2800m区域内澜沧江和金沙江河谷流域。梅里雪山和白马雪山挡住印度洋季风的影响,形成“高海拔,光照充足,温差适宜,有利于风味物质的累积,有机生态种植,冬无严寒,夏无酷暑,葡萄藤无需埋土防寒。土层深且厚,砾石棕褐壤土及富含有机质和微量元素。 

 

独特的风土造就了香格里拉产区葡萄漫长的生长期,从3月中下旬开始萌芽,到9月下旬或10月葡萄采收,长达180-200天的生长周期,使得风味物质在葡萄生长过程中充分的富集,它是一切醇馥美酒的开始!

 

来自香格里拉的风味

我们在崔总的带领下参观了酒庄,酒庄的入口处就是一条挂满各式奖项的长廊。这些玲琅满目的奖牌中有好一些是国际上的大奖。香格里拉的葡萄酒从这里出发,再迈向世界向世人展现出中国葡萄酒的力量。

 

李华教授曾说:“这儿十里不同天,一山有四季,气候的多样性和文化的多样性结合到一瓶酒里面,这就是世界上任何其他地区不可能出现的。”香格里拉的特别,正是它独一无二的风土,而这里的葡萄酒就是风土的反馈。

 

我们在参观的最后品尝了酒庄的四款葡萄酒。

霞多丽清爽带着绿色水果香;西拉呈现出高品质的黑果和黑胡椒的气息,单宁柔软细腻;赤霞珠完美的平衡了冷气候下的青椒味,馥郁的黑果气息中又有陈年后的皮革香;还有用威代尔做的贵腐酒,虽说是刚推出新产品,不过蜂蜜与百花的清香完美融合,酸度在甜酒里的平衡,已经具有相当不错的水准。    

 

近几年我陆续走访过国内外一些知名的酒庄,也喝过一些高端的酒。但香格里拉的酒与它们不同,尽管它也拥有高端的品质,呈现出国际感的风格,不过它特别的始终是那其中最难以言喻的部分,那种在嗅觉和口感上的自然纯净,那种风土赋予的香格里拉风味。

 

当晚,香格里拉酒庄酒“圣域”上市发布会在玉龙雪山脚下雪映金沙大酒店隆重举行。这是一款国内真正意义上的单一园葡萄酒,是香格里拉酒庄又一次推向世界的传世佳作。在发布会上,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人民政府以及香格里拉酒庄授予4名香格里拉产区推广大使、10名圣域品牌大使。有了产区推广大使的大力推广,香格里拉产区、香格里拉酒庄、香格里拉的葡萄酒也将能受到更多的关注。

 

探索秘境葡萄园

香格里拉的葡萄园以村为单位,分别坐落于东水村,斯农村、西当村和阿东村。尽管我们对要去参观葡萄园的行程早已心心念念,但去往葡萄园的路却没有想象起来的容易。一早从酒店出发,我们乘坐的车在险峻的峡谷中一路蜿蜒前行,若不是来到香格里拉,便是无从想象这地远山险。山路乘高居险,像是在千岩万壑中探出的小道,我们的车蛇形盘绕而上,一侧是急流勇进的江水,一侧是悬崖峭壁的山石,道路也仅仅是羊肠鸟道般的狭窄。

 

突然间,一片如世外桃源般的幽静之处乍现在我们眼前,想想在一路上怪石嶙峋的路途中突然这一抹葱郁,就如同沙漠中寻得的清泉沁人心脾。

这里便是香格里拉其中位于东水村的葡萄园。

 

东水村葡萄园的种植面积仅仅只有4公顷,每公顷的产量也只有4500-6000公斤左右。这里三面环山,海拔在2350米,属于干热河谷气候,年降水量300-400毫米,水源来自于高山雪水的灌溉。这里的葡萄酒酿造品种以赤霞珠为主,也有相当产量的西拉。葡萄园的旁边就是当地村民们住的地方,稀稀拉拉两三栋藏式建筑的房子依稀点缀在这葡萄园之中。

 

行走于这里的葡萄园之中,我不禁想起在酒庄看到采摘时的画面。这里的山行完全不适合任何机械的采摘,卓玛们要从凌晨就就开始,在高低上下的斜坡上一株一株的采收,再背着竹篮将葡萄一筐一筐的运到车里。这里的海拔,使人三步一喘;这里的天气,到了上午强烈的光照就能使人汗流浃背;这里的山路高耸陡峭,从葡萄园开到酒庄来回要花八个小时。

 

“他们的工作是不停歇的,尤其是晚上,两个卡车师傅轮班倒。”同车在这里工作的纳西族姑娘向我们介绍到“晚上收了,白天运回去,然后再回来,如此循环。”我望向这深藏于崇山峻岭间的葡萄园,难以置信其中的艰辛。

 

“每一个采收季都是辛苦的,但葡萄酒是美的。”想起昨日一起吃饭的王总,讲起话来一脸憨态可掬的笑容。他是这里葡萄园管理的负责人,西北农大毕业,从2001年至今就一直在这儿了。因为管理葡萄园要和当地的农户接触的关系,大家又常常戏称他和88个卓玛的故事,他却也不因此而生气,反倒哈哈笑着说没有这些卓玛,哪里来这些葡萄美酒呢。

 

十几年的时间里,他就与这些当地的农户们一起,守卫着,呵护着,这一方天地里的葡萄园。耕土,除草,剪枝,修叶,他们在这里的每一寸土壤里都埋下了信仰的种子,执着的信念。

 

在当地藏民家匆匆吃过饭后,我们便离开了这里。车缓缓驶出东水村,我转头看向这安于峡谷之中的村子。

 

夏季碧绿的葡萄田覆盖完了整个村子,白色的藏式楼房从远处看,渐渐地隐藏进了葡萄园里,仿佛与之连成了一体。这些与葡萄一同生活的人啊,他们将生活的情感交付于这片土地,将信念倾注于这四季轮转中茁壮成长的生命。

酿酒,酿人,耕土,耕心。

 

我们的车一路向来时的道路行驶着,开过了蜿蜒陡峭的山脉,开过了一望无际的草原,开过了纳帕湖边静静守候的青稞架。我脑海中又想起了曾经记忆里的场景:

“记忆中的这里是一片圣境,云霞环抱着雪山,雄鹰翱翔于苍穹,湖泊美如碧玉般隐匿在山峦叠嶂之间,金色的喇嘛庙在晨光里传来阵阵吟诵,风吹佛着经幡晃动就如同飘摇在高原上的彩虹。而这里的葡萄园藏在静谧的山谷中,在风雪雨露里不断地滋长,再滋长。”

 

没有哪里的酒,能比得上这里的独特。

没有哪里的风景,能有这里的圣洁。

这里便是圣域,神之归所,心之所向。

探访香格里拉·圣域秘境

 
QQ在线咨询
免费提供计划软件
自动投注软件
拉菲平台主管QQ
2016585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