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拉菲2新闻» 陈翔宇:当La Tache遇到La Tache

陈翔宇:当La Tache遇到La Tache

2019年3月19日 上午11:44

春夜的北京,这是第二次参加Allen Meadows和Fine Wine Experience的晚宴,为的就是这10个年份的La Tache垂直,贤伉俪长途跋涉后依然神完气足,待人谦恭,Meadows先生每次签名都要解下右手的护指,却始终一脸和气从无怨言,单单这份职业精神,我是自愧不如的,也为此被批评了很久,我相信人要学习,也相信人比人气死人,人生能走到哪一步,跟每一个阶段学习到什么,密不可分。

陈翔宇:当La Tache遇到La Tache

早在18世纪晚期,La tache作为一个独占园,整体的售价比将园内地块拆分出售的价格要高了百分之五十多,从17世纪的勃艮第议会主席开始,这块地的拥有者一直声名显赫。1930年以前Liger Belair家族历经半个世纪遭遇一连串打击一步步失却的这块掌上明珠如今在邻居手中如日中天,有点唏嘘,不知道在全球变暖生长环境急剧变化的今天,是否还能碰到类似的反转剧情上演?

陈翔宇:当La Tache遇到La Tache

晚宴在北京宝格丽酒店的IL Ristorante Niko Romito举行,P2香槟开场时已经遇到了贪杯的来宾,想起前阵子关于Dom的一个段子:每个客户都在问P3多少钱,有多少,然而最后大家会选择一起喝掉的依然是P2,无论哪个年份,在典雅复杂和新鲜之间站稳脚跟的P2一直都是香槟客们不愿拒绝的佳酿,比之勃艮第,每一支RC都让人敬畏正如康帝之帝,而每一次La Tache却能让人心生亲近,踏雪寻梅,不惧寒冷之士皆可为之,加上其微妙的价位段,在轻奢流行的当下,各种晚宴中它的身影频频闪现,实在是不可多得的面子里子俱足。

陈翔宇:当La Tache遇到La Tache

这场晚宴上酒的顺序特别有意思,并没有选择从新到老或是从老到新,而是在搭配上尽力做到冷热丰俭的年份特性对比,颇具苦心的设计,也在开宴之初就为饕客们奉上了话题。

陈翔宇:当La Tache遇到La Tache

1976是个干热的年份,给葡萄造就了相当厚的表皮和十分浓缩的颗粒,颜色上已经明显偏向了砖红,香气中有着很足的第三层枯叶和一点点蘑菇的味道,夹杂着略略的茶叶气味,似乎不是特别芬芳的酒,然而这款酒在口中的表现比预料的更加浓缩强劲,甚至有了黑樱桃般的成熟感,单宁十分坚挺稳健,可能由于头层果味的消逝,在口中略显得有些强硬,酸度在浓缩之后有个爆发过程,然而干热年份的甜美感在口腔和回味中将酸压制下去。老得特别的一款酒,苍劲有力是我的小结。

陈翔宇:当La Tache遇到La Tache

对应着上来的是我的年份,1982,说起来由于这个年份的特殊,每次我说过生日,酒圈的朋友们都是一脸尴尬,直到后来大家发现了82的勃艮第、Rioja价格十分宜人之后局面才有所缓解。82年对于勃艮第红葡萄酒来说是个尴尬的年份,这个直到99年之前一直都保持着产量记录(67L/ha,金丘),薄和寡淡一直伴随着这个年份红葡萄酒的评价,这个年份的La Tache也展现了这个年份应有的单宁稀少之特色,然而另我们半桌惊讶的是,这支酒的保存太完美了,岁月给了它颜色和层次的渲染,然而一支这种年份的酒居然能保留了完整的果味并且显得芬芳扑鼻,富有活力,口中的酸度很高,然而足够成熟的果味能与之形成一个愉悦的平衡,在中段的力量感上,这个年份与76相比是大大不足的,没有爆发力,然而这种成熟度的恰到好处居然在回味中并没有透出任何青绿的梗味和单宁,毫无疑问,这是一支在平淡年份里做得非常有趣的而且瞬间愉悦度很高的作品,又想起了上一次Meadows先生所说的话:Malconsort虽然一直呼声甚高价格恐怖,但它并未能成为Grand Cru的原因之一,在于陈年能力的差异。如果,只是如果,有机会能把一支82年的Malconsrot和一支82年的La Tache放在一起对比,想必会是个很有趣的局面,当然,如果谁要赞助一瓶82年的Gaudichot…

陈翔宇:当La Tache遇到La Tache

接下来的一对年份是1972对1996,这两个年份并不是按照冷热区分,两个年份都实际上都有多产但成熟度不均的问题。但两个年份的浓缩度不同也造成了口味上绝大的差异,使得愉悦度有了一天一地的波动。

陈翔宇:当La Tache遇到La Tache

陈翔宇:当La Tache遇到La Tache

1972年是个著名的细瘦年份,然而细瘦并不代表质量不高,香气上1972非常愉悦,而且很“老实”——经典的红色樱桃香气夹杂着明晰的带梗酿造会有的茶叶味道,果味的力道并不很奔放,但显得十分生动而多汁,中段十分细致的单宁包裹着温柔绽放的风味,并不凸显十分的力量,然而收尾中的几层香气的层次非常分明,并且有着扎实的密度,并且透着干缩后的蔓越莓清香,让一支47岁的酒喝起来那么的明亮,甚至灯光都精神了少许。这款酒的颜色实际上比1976看起来更加深。这个年份是我喝酒以来比较少接触的年份,据说不少酒在收尾中酸度都会渐渐变得过于尖锐,如果有机会看到别的酒,必须要验证一下这个观点,事实上今天这支72的La Tache是整个晚宴表现最棒的酒之一。

陈翔宇:当La Tache遇到La Tache

1996的La Tache给了我当头一击,是的,这是一杯十分封闭、还原而且酸度极其尖锐的酒。96年被Meadows先生称为Child of North wind,一口下肚我差点儿喊出一声:Winter is coming!香气上并不芬芳,整个口腔被狂野的植物气息和酸度穿透,有着强烈的荒野味道和浓缩感,单宁非常坚硬,整个酒在口中有着极其艰涩的架构,这杯酒从头到尾并没有打算给我表现更多的果味,随着单宁和酸到来的泥土、香料气息使得酒在口中有一种筋瘦筋瘦的感觉,我仿佛被李小龙踹了一脚又一脚,却抓不住其如鞭的腿影,或者说,这支酒是一条蜿蜒河床,从无壮阔,只剩嶙峋。

下面的一对,呈上的是1988和1995。

陈翔宇:当La Tache遇到La Tache

1988作为一个冷凉而又高产的年份,采收时机决定了各家的命运,而且在这个年份里哪怕对于各大名家来说,单宁都是个挑战。这个年份很多酒非常坚硬,需要更多的时间去发展出层次从而变得适饮,而某些酒已经走在了散架的边缘。这杯La Tache出现了不多见的鲜咸风味覆盖果味的风格,果子很隐忍地躲藏在梗味和鲜美肉味之后,集中度很高,不够开放,在口中有些混沌,中段层次略有些杂乱,收口中有了明显单宁的力道,我对面的泰国哥哥跟我不约而同地用Salty表达了第一感受,伴着越来越明显的三层香气,我们仿佛在喝的不是一杯酒,而是一碗带着点点茶叶气息的肉汤,并且浮出些肉桂似的香料感。

陈翔宇:当La Tache遇到La Tache

1995年相对88而言,是个芽孢早生而被风霜无情打击的减产之年,并且在花期进一步经历了风吹雨打,与91年相似,葡萄藤上有很多二次发芽的果实,1990年之后,勃艮第红葡萄酒的工艺开始踏入一个新的时代,95年同样也是个筛选的分水岭,在筛选台大量普及的前夕,这个年份的很多酒里面带有分明的霉菌影响。干净、成熟对于酿酒者来说都是不小的挑战,然而对于Roumier和DRC这样的名家来说,这个年份坚挺的单宁让他们的作品可以有完整的陈年潜力,减产带来的浓缩结构在酒中得到了完美的体现,时间会告诉我们这个年份先行逝去的是结构,还是果味——就这杯95 La Tache而言,状态十分年轻,给出的香气十分鲜甜诱人,很精巧的草莓、树莓气味和玫瑰花香,就香气而言,十分“Conti”,在梗味映衬下的玫瑰花瓣是如此的经典。中段很平稳,展现了印象中DRC家的波澜不惊,没有什么爆发,而是展现了丝绸般单宁包裹下的圆润和精致,比起以前曾经喝过的93,虽然都是骨架坚挺的年份,95的触感更加圆滑些,果实更有张力而且具有应有的成熟表现,并且果味风格略略偏向72年的那种明亮感,不知道为什么,这支酒是当天所有年份中,橡木的香草烟熏风味最明显的一支,到局末酒里出现了大比例优雅的木头香气,让人误以为这是一支新年份出厂不久的酒,颇为有趣,而且在收尾中实际上没有什么三层香气存在,倒是果实的浓缩感越来越明晰,且远远还没有拉出足够的层次空间,这支酒有些蛰伏,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跃上天花板来上那么一曲Ghost,然后缓缓落下,又为谁开启欢歌笑语的夜晚。

陈翔宇:当La Tache遇到La Tache

陈翔宇:当La Tache遇到La Tache

配合着主菜上来的一对,是2000年和1989年,千禧年在夜丘其实是个挺让人开心的年份,它的被之前的1999遮罩了光辉,然而99和00却是连续的两个丰产型年份,尤其对夜丘而言,这是个慷慨、圆润并且悠闲,能带给人非常多享受的年头。2000年的La Tache果实非常成熟而开放,在杯中充满了花香和多汁的莓果气息,带着一些讨巧的水果糖味道,芬芳浓郁且性感。然而香气是真会骗人的,在芬芳扑鼻的背后,入口却是十分工整的架构和爆发力,这是一个酸度非常有力的年份,事实上比99的酸凛冽不少,单宁清楚而细致成熟甜美,在口中除了果味之外还表达着很多丁香、肉桂的香料感和白肉的感觉,瞬间让人想到了咖喱,之前有人形容康帝带着咖喱味,似乎不无道理,这个年份几乎喝不出什么梗带来的青涩味道,喉口反而有一些酒精带来的甜美感,我最喜欢的是这种带着明晰结构的中段爆发,这是一种游刃有余的霸道,会让所有人都爱上Pinot带来的百花缭乱,如此落落大方的风格是La Tache在近年来越来越擅长的表达手法,如同在看一个职业拳手在以一种非常好的状态打拳,并不提速,并不着急,而是拳拳到肉,每一拳都带着明确的落点和穿透力,带着发劲熟练的清脆响声,精准的年份,却又充满了感官享受,实际上背后的每一块肌肉都是千锤百炼,方能如此收放由心。

陈翔宇:当La Tache遇到La Tache

1989年是个早熟一些的年份,经历了相对干热的夏季和秋季,有些极端天气导致了果实二次发育。这个年份跟之前的1976带有一部分类似的特征,在香气上不轻浮也不奔放,属于一个朴实而相对浓缩的年份,Pinot的果实大一些,霞多丽在这个年份果实明显偏小。早熟的年份使得酸度难以平衡,某些果实相对来说比较低酸,其他果实在回味中也有缺失的部分。89年这杯酒当天的感觉比较顽皮,朴实的香气之后,酸度很有攻击性,然而随即出现的是很多烟熏烘烤的气味,像是打完针后被塞进嘴里的一口烤面包,口中的甜香料感十分明确,给了酒一种老派法国东部的风格,单宁结构很有力,喝得出来实际上果皮是有一定厚度的,然而单宁的成熟度依然很高,没有出现任何的生涩,中段被烟熏香料的味道填满,然后到收尾有了一点烤榛子拿铁的风味出现,使得收尾带上了淡淡的愉悦苦味。这个年份现在被喝掉的时机挺不错,比起春天的果味和花园,它展现得更多的是夏季和秋季的炙烤和汗滴禾下土,和在劳作之后家中灶台传来的煎烤香,很有人味儿的一杯。

随着我唯一没有拍照的牛排上桌,最后的一对年份安排的是1990和2001.

陈翔宇:当La Tache遇到La Tache

1990开始所代表的这10年,简单来说是勃艮第平均质量经历明显上浮的十年,从1994年的果实困境带来95年之后更多的筛选台运用,到重新定义果实的成熟从追求糖到追求更多酚类物质上来,从技术维度使得勃艮第在产量和质量的秤上倒向了对更高质量的追求,此外,更新的发酵设备和发酵技术也带来了前后两代葡萄酒风味构成的变化,外加不过滤不澄清的讨论都在Meadows先生的书中有更详细的描述。

陈翔宇:当La Tache遇到La Tache

1990这杯酒,酒中展示了一个时代的结束和另一个时代的开始,这杯酒的香气让人想到了88和89,事实上果味都相对比较羞涩,没有上一轮的2000带来那么明亮的感受,而是略略多带了一些野味和烟熏感。然而,入口之后,经典的“Conti Flaovr”再次充盈口腔——那四平八稳的玫瑰花,夹杂着更多一些的黑色香料,比起百花乱撩,哦不对是百花缭乱的千禧年那杯,这支酒的香气中带上了骄傲的感受,此时口中的单宁,就如同军装绶带上的丝绒,这身着军装的人是高挑、匀称而且行进缓慢的,每一步都带着坚定的重量感,TA的面容轮廓分明,在貌似年轻的脸上嵌着阅历无数的眸子,谈吐得体,嗓音中带着淡淡九月风雨,又有一点嘶哑,透露着被烟草般的干热夏季打磨过的痕迹。这杯酒不柔美,哪怕在九月有了雨水充入行将成熟的果实,酒中依然有着足够的熏烤和浓缩水果痕迹,甚至带了一点点的焦糖感。单宁相对来说更严肃,会在舌面上留下豆沙般的铺陈,中段如同标枪般挺直,而收尾又带了一些鲜美的肉味。这让我想到2012年的波尔多,左岸很多被期待已久的果实在临门一脚时被大雨卸掉了精气神,而采收相对更早的右岸倒是有模有样精神抖擞。我不知道90的La Tache这种将军一般的酒是否还有下一次领军奋战的机会,或是也会慢慢地随着岁月流逝,轻抚照片缅怀战火纷飞的过去。喝完这支酒,我有点笑不出来。

陈翔宇:当La Tache遇到La Tache

2001年这杯酒比起90那杯来说少了很多硝烟的味道,夹杂在盛放的1999和高冷的2002之间,2001显得有些默默无闻,然而实际上这是个勇敢者的年份,阴晴不定的天气使得葡萄园里的工作非常多,尤其在七月之后,过于暴烈的阳光导致了某些果实需要直接被舍弃掉。绿色采摘使得很多酒庄减少了20%-50%的收成,八月的高温让糖分迅速飙升,然而九月天气一下子阴沉沉的,冷凉的空气让葡萄的光度减少,从而酚类物质迟迟不得成熟,心理压力较大的酒庄匆匆采摘,舍弃了酚类成熟,而心狠手辣的酒庄与灰压压天空的一场豪赌使得不少特级园和一级园在2001年有了相当惊人的成熟度。01年的La Tache闻上去非常平和优雅,展现着经典的“Conti Flavor”,虽然在香气中有明晰的梗味,口中的单宁却似能够融化,2001与2000的风格相一致的是,风味中有着明显的新鲜水果糖气味,草莓,红樱桃和花瓣香气此起彼伏,01年的泥土和梗味更加明确些,口中的酒体也略瘦削,不像2000那么圆润轻松。中段的爆发力很足,然而从香气层次上来说,这支酒依然有些懵懂,爆发出来的酸度很通透,但层次上依然在表达的是果味、花香,少了一些经典的香料感带来的更丰富的层次,从另一个角度而言,这支酒实在是惊人的年轻,这也被它的收尾所证实,因为在收尾中,富有穿透性的酸结合着树莓和樱桃的香气,让整个酒在口中非常非常活泼,这种活泼带着些天真,没有2000年的老辣圆滑,然而没有世故的眸子才是最清澈的不是么?这是一个能给人心带来清凉舒适的年份,是喝完了能带着笑容的年份。

陈翔宇:当La Tache遇到La Tache

四年前我曾经在巴塞罗那写过一篇文章,叫当Sam遇到Sam,那时的Sam Chen听着Sam Hunt,行走在Tibitabo的山坡上,那时的Sam从来没有想过会像2019年的3月某个夜晚这样,遇见如此之多的La Tache,应该说,像这样目睹着La Tache遇见La Tache,看着它前后三十年行走的足迹。如若美酒有灵,看着30年前的自己,不知道会发出什么样的喟叹,不过我知道,当Sam再过30年看今天写下的文字,一定还记得这份荣幸,这种夺不走抹不掉的记忆,是最值得珍视一生的东西。

陈翔宇:当La Tache遇到La Tache

 
QQ在线咨询
免费提供计划软件
自动投注软件
拉菲平台主管QQ
2018888111